澳门网上游戏赌场 / Blog / about us / 尖阁列岛开拓日,报告中对全球军用航空器发展和空中作战力量的此消彼长进行了分析

尖阁列岛开拓日,报告中对全球军用航空器发展和空中作战力量的此消彼长进行了分析

1971年《群星》刊登伊泽弥喜太(二排右四,旁为二女儿)等人合影,照片估计摄于1905年前后

尖阁列岛开拓日,报告中对全球军用航空器发展和空中作战力量的此消彼长进行了分析。资料图:中国歼-10B战机试飞,据权威刊物统计,中国战机数量已小幅超越俄罗斯,升至世界第二。

www.788633.com,井(伊)泽真伎证言原件部分影印件

原标题:中国作战飞机超日俄 排名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军

1月14日,日本石垣市举行“尖阁列岛(中国的钓鱼岛列岛)开拓日”纪念活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还发去致辞,重申日本强硬立场。与此同时,日本文部科学省还坚持把有关钓鱼岛的宣传写进日本中学教科书。实际上,所谓的“尖阁列岛开拓日”源于1895年1月14日,伊藤博文内阁秘密决定把钓鱼岛划入冲绳县管辖。然而,与其说是“开拓日”,不如说是“窃取日”。

2014年1月,世界著名的航空专业杂志——《国际飞行》公布了2013至2014年度世界空中力量发展报告,报告中对全球军用航空器发展和空中作战力量的此消彼长进行了分析。

因为在1895年之前约10年,日本政府通过秘密调查已十分清楚钓鱼岛是中国命名的岛屿,因此只好等到甲午战争胜局已定才秘密窃占,并捏造出1884年古贺登岛开发之谬说。本文拟以历史事实和当事人后代证言为依据,披露内幕真相,以免日本政府的错误宣传继续欺骗日本人民和国际社会。

由于全球经济状况仍然不明朗,各国财政支出紧缩导致在军备建设上的投资均在下降,但此次报告中也首次提到了中国在全球军备紧缩的情况下,仍然是空中力量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而中国的三代战斗机和特种军用飞机增速和增量堪称世界之最。

“1884年登岛开发”涉嫌造假

报告中显示,美国仍然拥有世界第一的空中作战力量,其作战飞机总数约占全球数量的19%,特种作战飞机相当于第二名至第十名之和。无论从技术、质量还是训练素养和数量角度,美国在空中仍然是不可撼动的。中国虽然拥有傲人的发展速度,但要达到与美军相当的水平,恐怕还要20至30年的漫长积累期。

日本外务省宣称,古贺辰四郎从明治17年(1884年)开始在钓鱼岛等岛屿从事渔业活动,并向政府提交了国有地借用书。因此,1896年9月,古贺辰四郎获日本政府批准无偿租借开发钓鱼岛30年。1925年租期届满后,其子古贺善次又有偿租借并于1932年买下钓鱼岛、黄尾屿、南小岛、北小岛,成为所谓的“岛主”。

2013年,美国拥有作战飞机(战斗机、攻击机、轰炸机和战斗轰炸机)总数为2740架,约占全球总量的19%,排名第二的中国为1453架,排名第三的为俄罗斯,总数为1438架,两者都占约10%。排名第四至第十分别是印度、朝鲜、埃及、韩国、巴基斯坦、日本和中国台湾。这其中亚太国家和地区为7个,亚洲国家为7个,这说明亚太地区和亚洲是目前空中作战力量最集中的区域。

2012年野田佳彦内阁购岛,实现政府“国有化”,也是建立在所谓私人岛主——古贺家族战后转让岛屿给栗原国起家族基础之上的。去年以来,日本政府又开始在互联网上通过视频宣传日本人曾在钓鱼岛上生活、开发,建立村庄等情形,以证明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然而,这些照片和图像,都是日本利用甲午战争窃取钓鱼岛、殖民统治台湾时期的殖民开拓行为,根本不能构成日本“先占”钓鱼岛的任何国际法依据。

总体上来说,中国的作战飞机总数仅为美国的一半,现代程度为美国40%左右,总体作战效能能力仅为美国的14%左右。中国的军用作战飞机总数大致相当于日本和中国台湾的五倍,综合作战效能大幅领先。

实际上并不存在古贺辰四郎1884年登岛开发并提出开发申请的事实。

2013年,世界战斗机数量排名第一的为美制F-16战斗机,其全球保有量达到空前的2281架,占全球保有量的15%,世界每7架战斗机中就有一架F-16。第二名和第三名分别是美制F-18和F-15,分别为1008架和865架。目前,美制和美国授权生产的战斗机仍然占据世界战斗机的主力地位,世界前三强均为美制战斗机就是典型的例子。

古贺辰四郎(1856-1918)出生于日本福冈县,1879年日本吞并琉球后到冲绳那霸地区经商,从事海产品捕捞、采集、加工。实际上,古贺辰四郎首次向内务大臣野村靖提出开发钓鱼岛的申请,是明治28年(1895年)6月,即不平等的《马关条约》签署之后。

十大战斗机排名中唯一上榜的中国战斗机为歼-7系列,总数量为460架,排名中除去第8名F-5战斗机之外,其他战斗机都是苏俄系列战斗机和攻击机,或者苏俄战斗机的衍生型号,它们合计占全球总量的26%,低于美制战机的31%。

日本下关市立大学教授平冈昭利研究也证明,所谓古贺辰四郎于1884年最早开发钓鱼岛的事实并不存在。平冈教授考证了1978年在钓鱼岛建立的所谓“古贺辰四郎翁显彰碑”和1998年石垣市八岛町绿地公园中的相关碑文,认为其中内容涉嫌造假。其主要根据是:碑文上有关古贺辰四郎明治42年(1909年)接受明治政府“蓝绶褒章”时履历书与事实不符。

123显示全文

其中记载了古贺于明治12年(1879年)23岁时到那霸开设总店,1882年又在八重山开分店。然而,据1909年发行的《石垣岛介绍》记载,“古贺分店作为海产品商店于明治29年(1896)5月开业”。另据1930年1月8日《先岛朝日新闻》报道,明治29年(1896年)八重山分店才开业。这与古贺履历记载相互矛盾。日本《冲绳百年》第一卷也指出,古贺是在日清战争(甲午战争)前才发现钓鱼岛。古贺是1895年才把户籍从福冈县迁至冲绳。

这说明,古贺辰四郎履历书涉嫌人为把在八重山开设分店的真实日期提前14年,把古贺开发钓鱼岛的时间提前12年,制造两个假象。而当时日本政府对此予以容忍,只能说明古贺造假履历符合日本政府为窃占钓鱼岛制造依据的需要。甚至可以认为,当时急于继续对外扩张的日本帝国政府,实际是通过授勋表彰来利用并伙同古贺辰四郎一起造假。

首先登岛捕猎的日本人——伊泽弥喜太

伊泽弥喜太(1853-1914)生于日本熊本县,甲午战争前曾到钓鱼岛捕海产品,甲午战争后实际负责殖民开发钓鱼岛,后因事业破产而到台湾,于大正3年(1914年)61岁时在台湾花莲去世。

早在明治33年(1900年)11月,宫岛干之助在日本《地学杂志》第143卷发表《黄尾岛》一文中记载:“据移居黄尾屿的伊泽弥喜太称,他从明治24年(1891年)起带领琉球渔民到钓鱼岛、黄尾屿捕获海产品和信天翁。当时航海只有刮舟、传马船(舢板),不能在岛上久居,故只好返回石垣岛。明治26年(1893年)再次登岛,回程遭遇飓风,飘至福州,九死一生才保住性命。其后,明治29年(1896年)古贺辰四郎雇用伊泽带领十几名系满村的渔夫赴该岛……”1891年,伊泽弥喜太的登岛“开发”行为,属于个人登上中国无人岛进行偷猎,当然不能构成国际法上的“先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